致力于让气氛尴尬下来

【Dylmas】神宅攻略AU上

一个什么破势都好奇的涤纶x神宅动物园园长桑(前后相当有意义)
宇宙难题:不知道要起一个什么名字好
年下,文笔制杖,但甜,吧
新入坑,可能严重ooc

————————

大二的暑假来临之前,有一次Dylan去Kihong家玩,两人意外发现了Kihong的叔叔Lee Junhyun留下来的一份档案。
Junhyun曾经是一名侦探,或者说他的工作是解决委托人的各种麻烦,就像万事屋那样。
不过那都是从前的事了。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Junhyun再也不做那样的工作,并且对以前的事绝口不提。
Kihong和Dylan从小学起就是Junhyun叔叔的粉丝,他做出那样的决定,他们很失望,但也没办法。现在发现了一份档案,或者说是一份未结的委托。
那是多年前的一个富商独子失踪的案件,乍一看很普通,但在Junhyun叔叔的笔记下,两个孩子才发现这个案件中其实存在着更多的疑点。
但笔记到某一处就停了下来。显然档案里已经明确的找到了几条线索,只要顺藤摸瓜应该很快能有新信息的。但委托最终的结果却是没有结果,这让两个年轻人抓耳挠腮的好奇,又是异常的兴奋和激动。
然而他们不能告诉Junhyun叔叔,他一定会阻止他们的,或许还会生气。考虑到Junhyun叔叔正在病中不适合生气,他们决定不告诉他。
于是在暑假真正到来的时候,两个熊孩子打包好行李,买了去往A国的机票,美其名曰去那里旅游,其实已经踏上了追寻第一条线索的道路。
在飞机上,他们还遇见了一个“熟人”。
Thomas。
这是个相当低调寡言的同学,Dylan偶尔会在选修课的课堂上看见他,总是穿着深颜色的衣服坐在教室后排,来来往往也总是一个人,Kihong说或许他是性格孤僻,但Dylan不这么觉得。他见过他跟别人聊天时笑起来的模样。
或许他只是不擅长和别人交往罢了。
这么想着,Dylan在飞机上见到他时又生出了莫名的同情,于是他上前跟金发的男孩打招呼。
他们见过彼此几次,但基本都停留在路过时偶尔目光交汇的层面上,打招呼还是第一次。Dylan走到男孩座位前,伸出手在他专注于手机屏幕的眼前晃了晃,
“你好哇同学!”
所幸Thomas似乎是个没什么脾气的人,而且还记得他。两个人简短的交谈了几句,Kihong远远的看见金发的男孩笑了起来,心道这趟旅途离奇的事来得是真快。
Thomas和Dylan他们两人的座位离的比较远,所以除了起飞前双方有过交流,往后的一路两人都没与Thomas再对话过。直至下飞机,Thomas礼节性的跟他们道了再见,双方这才各走各路了。
接下来的一周里,两个热情过盛的新生代名侦探走过了许多路,很多原来笔记里记录的厂房建筑已经拆迁,知情人也不知搬去了哪里,所幸Kihong准备了不少假身份,配合着Dylan的高超演技倒也是糊弄着搞到了不少资料。
夜里Kihong整理资料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所以你们那时候聊了什么?”
“你,和Thomas,你们两个”
“好像没那么熟啊”
“他为什么对你笑?”
Dylan正写着笔记,闻言停了笔,眯起眼对着Kihong转头一笑,“你喜欢他啊?”
“可拉倒吧!我说你能不能别这么八卦?”
“我说你能不能别这么八卦?”以牙还牙总是这么爽。
两天后,他们找线索找进了山里。
倒也不是什么落后的地方,沿着公路两旁都有着很好的景色,连绵的草木长势很好,这些排列整齐间隔均匀的树都是人工种出来的,现在有钱人家喜欢在山里盖个度假别墅什么也很多。
四邻静谧,空气清新,其实也挺好的。
在两人视线以外的浓绿的林木带后面,长长的围栏也顺着柏油公路的线条绵延在山间,裹住了一个神秘的地带。
Dylan和Kihong并没有真的找到他们的目的地,除了成片的绿色,目之所及并没有其他疑似目的地的建筑。正当两个人因为长途车程的疲劳和毫无进展的挫败而停车出外暂作休息时,却有了意外的发现。
Dylan发现了奇怪的围栏,虽然围栏里也是一片与身后情景相似的树林,但围栏的制作用的是很好很坚固的材质,至少证明着树林里面确实有些什么需要好好保管的东西。于是两人重振精神继续开始寻找突破。长长的围栏似乎没有尽头,于是两人将车隐蔽停好,带上背包翻进了围墙里。
树林里天黑得很快,男孩们打开手电,可倒霉的事还是发生了。麻吉二人组在一路的互帮互坑后最终还是一起栽进了一个大坑里。更绝望的是,当他们互相确认刚才自己听见的嚎叫声并不是幻听后,坑底阴影处一双泛着冷光的幽绿色眼睛又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似乎是...嘶嘶的响声...
按消息说,这座山应该是归某个家族或者集团所有的,有人居住的话为什么还会有蛇?除非...
为了保护Kihong,在掉下深坑的时候Dylan就摔伤了腿,现在他只能在心里疯狂祈祷着它千万不要是致死的毒蛇。
或许是他的祈祷起了作用,那是一条无毒的蟒蛇。意思是它只会勒死你。
蟒蛇从黑暗中缓慢游移而出,Kihong也是浑身的冷汗,一边将受了伤的Dylan摁到身后,一边握紧了腰间的匕首
这时,地面忽然出现了微弱又柔和的散射光,伴随而来的还有砂石被踩踏摩擦而出的细碎声响。
一个人,还有一只四足动物,狗或者什么的。
出洞的蟒蛇停止了继续的动作,两人的心率终于稍稍稳了点。但脚步声停在坑口后,就再没有了声音。
除非这些就是他们养的。
Dylan看不见顶上那位的模样,Kihong也不敢再放松任何一丝的警惕。他拔出匕首格在身前,做足了战斗的准备,而对面也是同样随时出击的姿态。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做”
地面的青年在坑口随意的坐了下来,一条腿盘着一条腿垂在坑沿轻轻荡着,带下来的小砂石砸在男孩们的头顶和肩膀上,他拿出喝了一半的酒又灌了一口,一副等着看戏的样子
“我们还有个摔破了皮的小姑娘不是吗?”
“你是谁?”Dylan问,他忽然觉得那声音出奇的熟悉
提灯的淡黄的光从上面往下洒落,Dylan认出了那头金发,以及光影下那人皱着眉头微扬起嘴角的得意笑容
“Thomas!”
“你好哇同学”Thomas神色自然的在坑沿应他,仿佛他们只是在同学会上偶遇
“WTF?!你他妈开什么玩笑!”Kihong一时没忍住震惊拔高了音调,蟒蛇受到刺激,不满的立起身体
Thomas似乎对他们的反应不是很满意,抬手将瓶中余下的酒对着两人淋了个空
“我说不要刺激她”青年语毕便是起身干脆利落的走人,一条灰色的尾巴跟着甩过了坑口的地面
暴躁男孩Kihong抹了一把脸,窝了一肚子火却不得不专注于眼前。
蟒蛇在莫名其妙盯了他们两秒后居然,又挪回洞里了。
十多分钟后,在Kihong的托举下,Dylan总算是扒上了地面,他扒在坑口歪着头喘着气,调整呼吸准备蓄力翻身上来。
金发青年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Dylan的视野中,身边除了那头四足的畜牲——一匹灰狼以外,还多了两个带着工具的高大男人。
由远处慢慢的近前,Thomas跟着Dylan的方向歪过脑袋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棕发的小伙子,嘴角还是那可恶又有点可爱的狡黠笑容
“噢我以为你们或许需要帮助呢”
虽然不清楚Thomas用意何在,但他们目前确实需要他的帮忙。
于是最后的情景又多了几分难以言说的微妙:宽敞明亮,设计简约的别墅里,Dylan虚卧在一张沙发椅上,裤子被剪开,Thomas拉着小凳子坐在一旁正给他处理伤口,而他正在用眼神和一旁正襟危坐的Kihong进行激烈又复杂的思想交流。
两个帮忙救人的男人已经走了,灰狼沃尔夫坐在亚裔小哥的邻座,认真的看着Thomas给Dylan包扎的动作。
“不会咬你的”金发青年在Dylan腿上打了一个漂亮的结,拿起剪刀利落的裁去多余的纱布,大功告成。
“暂时不会。”他补充道。
“你究竟是谁?”比起Thomas的气定神闲,Kihong显然有些急躁了
“Thomas,Sangster,你们知道的”
虽然Thomas的语气听起来一直都还挺愉快的,但Dylan还是对Kihong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少一点攻击性。他接着青年的话尾问,“你住在这里?”
“是”
“一个人?”
“看你怎么定义一个人了”沃尔夫像是听懂了青年的话一般走过去坐在了他身边,轻柔的蹭着他,
“你的家人呢?”
“活着”
这回答显然直白得让两人有点吃惊,但Thomas似乎挺满意看到他们这种反应。他起身向背靠整面酒墙的小吧台走去,
“我是说你不和他们一起住吗?关系不太好?”
“算是这样吧。”他拔开瓶塞,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却对他们说“只有果汁,喝不喝?”
他们在山上的别墅里住了一夜,第二天天亮,Thomas表示可以送他们两个回去,但Dylan和Kihong都觉得他们就在这里或许能更接近真相一点,于是Dylan即兴瞎编了一个他们不得不留在这里的原因。
Thomas还是那副从容微笑着的模样,像是已经知道了所有人的秘密那样,但他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驳回他们的提议,只是带着笑意望了一眼表现得煞有介事的说谎者,轻轻摇头,
“那你最好能和我的孩子们好好相处了”
晨间的阳光在青年淡色的发丝上洒下一把金粉,他看向落地窗外的侧脸线条柔和,给了别人一种他向来温柔的错觉
有那么几秒,Dylan完全空白了脑袋,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青年,忘记了这样做有多无礼,也忘记了去理解他话里的信息,直到Kihong一声夸张的惊叹才突然抓回了他的意识
“Ho-ly-fxxk!”
顺着亚裔青年难以置信的眼神,窗外的景象也让Dylan不自觉张大了嘴巴。在白日明亮的光线下,两个年轻人第一次清楚的见识到Thomas口中的“孩子们”,那可不是什么可爱温驯的小宠物,Dylan想起前夜他见到的灰狼,仔细一想它算是很可爱了
事到如今Dylan和Kihong也就在别墅里暂住了下来,Thomas亲自负责照顾Dylan的伤势,糙汉子Kihong算是个陪同的家属。
一切都过于顺利了,Thomas看起来完全没有要对他们隐藏什么的样子,关于两人提出的问题,他也是回答得非常自然。
除了他们还没敢贸然问出的问题
Dylan的伤势不重,平日里还可以跛着脚跟在Thomas身后看他喂鳄鱼,Kihong喜欢到处跑,Thomas不管他,只要他能保住自己的小命,整个围场内都可以随便逛
后来两人才意识到,整个别墅,甚至围场,没有秘密,所有的秘密都只在Thomas一个人身上
于是他们又暗中去调查Thomas的来历,结果是查无此人,但线索还是有的,只是要走点别的路子
在Kihong和Dylan调查的过程中,Thomas像是毫无知觉,但他们又下意识的觉得他一定有所隐瞒,因此也对他保留着几分忌惮
但Dylan有时候看着Thomas的背影,他的侧脸,他喂养那些猛兽时的动作,那并不带着别人以为的戾气,或者征服欲,只是纯然的认真和细心,像对待任何温驯的小动物那样
这总让Dylan忍不住去想,他也只是个孤独的人罢了
有了这种想法,Dylan也经常不自觉的有了去亲近金发青年的倾向,陪他聊书聊动物,看电影,甚至养肥了胆子去摸他的小花豹,惹得花豹妈妈每次见到他就开始磨牙
这样的变化,和Dylan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Kihong再瞎也该发现了,于是在某个夜晚,他找着机会一把将路过的Dylan拉进他房间,满脸写着老母亲的担忧
“喂你不会喜欢他吧?”
这问题没有立马得到回答,老友的表情一时按了暂停,似乎什么话噎在了喉头,还舍不得吐出来的样子,几秒后又端出一副老兄你很闲吗的架子
“你是移动的八卦雷达吗?”
Kihong也不应他,眯起眼睛似乎是察觉到了一丝什么气息
“没有啦开什么玩笑!”
“要我帮你打断另一条腿好继续赖着让他照顾你吗?”
“我他妈四条腿都给你打断!”
两人最终互锤了一顿后又笑成了一团勾肩搭背的走出去,不远处半开放厨房里Thomas拌沙拉的背影撞进眼中,Dylan忽然觉得太阳穴一阵阵的发麻,不着边际的淡去了开始尴尬的笑容
Thomas没有听见他们的对话,但Dylan那晚却失眠了
很快Dylan伤愈了,两人也再没理由留在别墅,关于失踪案再留下去也挖不出东西,于是他们离开了
Thomas没有说再见,也没有出来道别,他已经安排好了他们离开的车。见Dylan仿佛食物中了毒的青白脸色,Kihong拍拍他的肩膀
“别哭兄弟,失个恋而已”
意外的是,这次青年没有反驳,“食物中毒”的症状看起来也没有好转
“我会回来的”车已经开出了15分钟,Dylan却忽然自言自语的低声冒出这么一句话,吓得Kihong一个急刹,转头才发现朋友一路握紧的手里一直捏着一张纸条
“哇你来真的啊!”
良久,Dylan盯着自己的手指,点点头,Kihong顺着他的视线看向那张皱皱的纸条
“要到他的电话号码了?”
Dylan又点点头,带着小孩子似的倔强表情,Kihong倒是摇起了头,并对他竖起了拇指,“你,牛批。”
另一边Thomas也终于放弃继续盯着玻璃窗,合上书往后倒下,整个人颓废的陷进沙发里。沃尔夫在地毯上坐下,伸出舌头轻轻舔着青年垂下来的手背
用Kihong的话说,Thomas就像现在最火的摇滚明星,只负责酷就好了,而Dylan完全就是那种狂热粉丝的模样,在挖Thomas的家底上堪比打了加强型狂化鸡血,也不知是因为线索与Thomas的身份相关,还是他本身就对那个酷boy带着脑残粉的体质
真相逐渐浮现,或许该说有些意料之中,但两人还是为之一惊
Thomas就是当年消失了的那个孩子
当时的黑道很混乱,帮派外部纷争不断,内部也是暗斗频出,出于某种原因,Thomas成为了牺牲品,被挟持带走了。
带走他的人,也是Thomas如今的朋友,James,那时还是个虾兵蟹将一样的小角色,但很有自己的想法。
James是奉命行事,但他也是经历过伤痛的人,他知道自己会毁了这孩子还未开始的一生,于是在他们尚未对Thomas下达死令前尽可能的保护他不受伤害。
后来时局变了,老大死了,谁也没想到最后James爬上了高位。挟持Thomas变得再无意义,但Thomas本身又变得有了意义——因为他和James的关系,道上有了许多猜测,不论是养子还是娈童,无可否认的是这个孩子对于他是很重要的。
Thomas再也无法回去,尽管他爱他的家人,但他不能给他们带去危险。
十几年里,James不会特别的去对Thomas好,也不把他当儿子养,也不会给他编故事,他总是让Thomas清楚发生了一切,一切又是怎么发生的
于是现在,当年的小Thomas成为了Mr. Sangster,他们是朋友,也是生意上的伙伴
Thomas不需要对谁负责,因为他就是老板
至于Thomas怎么会成为Dylan的“同学”,因为讲授那节选修课的教授是他的亲姐姐,所以当他偶尔需要去美国处理生意上事务的时候总会去旁听几节课
时年29岁的Thomas混进大学生里半点没有遇到麻烦,除了过份显小的外表总让他必须拿出伪造的身份证明才能让保安相信自己不是高中生
Thomas不介意他们去寻找真相,真相于他已经不再是秘密,也无关紧要,即便是答应过会带他回去的Lee Junhyun没有出现,他也从来没怪过他。在当时他的确力有未逮,但事已至此,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毛头小侦探们最终解开了多年未结的悬案,故事结束了。
但Kihong这么想,Thomas这么想,Dylan却不这么想。他想带他回家。
看着发小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Kihong给出了认真的评价,
“你,牛批。”
Thomas开始怀疑自己的脑子可能是被熊一巴掌拍坏了才会把私人号码给那个小...犊子,一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捶沙发
“我今天尝试做了鸡蛋卷Tommy,我不知道你上次加的是什么调料,但我想还是蛮成功的,看,厉害吧”
“不行想起来还是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Kihong体育选修了健美操哈哈哈哈哈!”
“Tommy,我在街上看到了一只哈士奇!看起来就像毛剪坏了的沃尔夫哈哈哈哈!”
“这边的嘉年华已经开始了,到处都很热闹,你确定不出来玩吗?”
“Tommy,我看到了一个淡金色的羽毛领夹,特别好看,想送给你的,但店主说那不是领夹,是发卡来着。Anyway,我还是觉得你会喜欢。”
“Tommy……”
James评价Thomas说30岁不到就已经抱着一颗养老的心,Thomas个人在私生活上也向来秉着一切看淡的佛系态度,但世事难料,谁知道他现在会被一个美国来的毛小子整成了暴躁男孩,发信息都多了很多个感叹号
“现在!停止!再那么叫我!小崽子我可比你大了近十岁!还有我是不会戴发卡的!不可能!”
“你这么说我更想看你戴了,可爱啊……”
“你不是说你去洗澡了?”
“我在洗啊”
叮!一张照片传输成功
“神经病啊!!”
Thomas红着脸把手机丢开,回头时才发现沃尔夫的毛真的给自己剪坏了……
另一边窝在浴缸里的Dylan看着页面里的新回复,想着Thomas气到丢手机的场景就止不住的快活,拨起水花又打翻了Kihong心爱的橡皮小黄鸭
小黄鸭的主人也恰好站在浴室外拍门,“老铁!35分钟了!你打算在里面成仙吗!”
当Dylan同Thomas谈起他打算带他回家时,Thomas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冷漠和抗拒
“我不需要他们记得我,我不需要任何人记得我,牵挂太多联系就太多,麻烦。”
Thomas这话说得很干脆,几乎没有考虑就脱口而出,声音里也不带任何多余的情感波动。
但Dylan知道不是这样,他知道他不是一个薄情的人,否则绝无可能多年以来从未间断过对家人们的暗中关注,也不会在提起他们时露出那种思念和惋惜的神情。
Dylan知道自己的感觉是对的,但在这件事上,他和Thomas总会因争持不下导致不欢而散,或者说是Thomas对Dylan单方面的不欢而散。
他总是在逃避这个问题,像十三四岁的青少年那样跟Dylan赌气。
于是Dylan也拿他没办法了,只能暂时跳过这个问题,曲线救国,对Thomas这种骨灰级宅男,还得先把他骗出来再说。
然而这可没有Dylan想的简单,平日里电话短信骚扰各种明示暗示哄骗他外面世界好吃的好玩的有多少似乎完全不起作用,Thomas总会皱起眉头摆出一副嫌弃的样子,摇摇手里的酒瓶子提醒他,崽子,你在哄小孩儿吗?
他什么都不缺,除了爱和陪伴。而Dylan想把这些全都给他。
沃尔夫忽然动了动耳朵,倏的转头看向窗外,而后又谨慎的起身朝窗边悄声走去,Thomas跟在后面,提着上好膛的猎枪,沃尔夫却忽然放松的垂下了尾巴,转头若无其事的走开了
Thomas疑惑的朝窗外左右忘了两眼,猝不及防贴上来的大脸吓得Thomas差点扣动了扳机
“Surprise——”
“神经病啊!”
费了好大劲爬上并没有什么围栏水管可抓的别墅外沿,Dylan扒在窗框上,笑嘻嘻的哄着里面的人给自己开窗,后者也歪头回了一个同款微笑,摊开手耸了耸肩示意他,你看这有门能开吗?
Dylan低头往地面看,往回爬是不可能的,除非跳下去。听着屋外哀嚎一阵子的响起,Thomas才终于心满意足决定放过他。
“能再往上爬吗?绕过你左手边的那个墙角,再向上一层,有个可以开的窗户,我去那边等你”
没等屋外的人接受或拒绝,Thomas已经转身小跑着离开窗边了,留下Dylan一个人在凉飕飕的山风里挂着,随后他又开始小心又缓慢的挪动自己,一边思考着左手边有窗户的房间是哪一间
而当Dylan转过墙角看到窗口探出的淡金色脑袋抱怨他动作慢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那不是Thomas的卧室吗
一有了这种想法,浪漫的想象就止不住的在脑内开花,青年又开始无声的傻笑起来,非但忘了危险,爬起墙来还特别带感
Thomas俯下身子对他伸出手的时候,指尖触及对方皮肤的时候,带着淡香的柔软发丝落在他脸上的时候...Dylan希望这就是永远
而Thomas希望他能把脑子里的水倒空
“嘿傻逼!小崽子!Dylan!你没事吧?”在扇了Dylan几个巴掌依旧没有得到反应后,Thomas皱起眉认真的观察起对方的脸色
“没事、没有...”

评论
热度(61)

© 这个东西超难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