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让气氛尴尬下来

【Dylmas】神宅攻略AU下

一个什么破势都好奇的涤纶x神宅动物园园长桑(前后相当有意义)
本更内容:
谈恋爱真辛苦→但还是要谈→Kihong拿起了大刀

——————————

虽然从未陷入过一段恋情,但Thomas还是能够感受到,他和Dylan之间逐渐超越友情的温度。这热度令他烦闷又抗拒,却也深深吸引着他。
诚然Thomas是不想牺牲这段关系的,但Dylan似乎总是学不会保持距离,总是要逼得Thomas一步又一步的后撤自己的防线。
这是不行的。
怀着这种矛盾的心理,Thomas愈发变得喜怒无常,虽然他从未真的发过脾气,但Dylan就是看的出来,他又不开心了。
却没有个为什么。
有也不告诉Dylan。
无言的审判是最为折磨人的,无论是发生了什么让他这样,至少要对自己说一声。
这是Dylan的想法,但Thomas不这么想,也不愿意采纳他关于分享的提议。
他总说,你还是个孩子,你只是个孩子。
这让Dylan真的对他束手无策了。
两人终于爆发了有史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争吵。
“我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现在还轮不到你来做决定!八百年后也不会是你。我求求你长点脑子,先管好自己的事吧”
“你知道吗?有一件事你说对了,我真的是傻的,傻到以为你真的会回应我。”
“你能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回应,我们本来就毫不相——”
“我爱着你的这件事”
“…… …… 滚吧”
“Tommy!”
Thomas干脆的转身离去,全然不顾身后的呼喊,沃尔夫也龇起牙拦住了Dylan追过去的路。
也是,无论再怎么熟稔,它始终只会对Thomas忠诚。
Dylan没再说什么,就这么离开了。
此后的时间里他再没有联系过他,社交账号也停止了更新。不是负气而为也不是心灰意冷,只是...尊重。
如果未曾感觉出Thomas的心意,Dylan不会贸然将这份感情摆出来,他不希望逼迫任何人作出抉择。
但Dylan没想到,即便是猜中了,他也没能留下他。
如果不被打扰是Thomas希望的,那Dylan会尊重他。而如果有任何半点的可能,如果Thomas打来电话,如果他说我想你……
只是这些都没有发生
后来Thomas又开始每隔一段时间收到Dylan的新讯息。没有留言,只有图片,建筑或者风景,除了一只小蜥蜴以外没有任何人出镜。
Thomas认得它,当初Dylan说养不了巨蜥就只能养迷你的了。傻主人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汤姆,说要给他安一个暖和的窝,带着它去很多地方玩,下半辈子都要和它相依为命。
Thomas一直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随着圣诞假期的到来,节日的喜庆热闹点亮了街道上的每一户人家。Kihong拖了一箱零食进门后,又搬来一箱子气球彩灯,还顺带捎了两个花圈,
“我就知道二姨见面直夸我又壮了肯定没那么简单,女人逛街简直了!”
Dylan正忙着把给小孩子的礼物打包起来,并不打算安慰扶着门框喘气的大兄弟,“幸福吗哈哈哈知道什么叫天道好轮回了吧”
“我他妈一脚踢飞你!今年比去年还多好吗?”
Dylan把礼物挂上圣诞树之后,又去捉满地乱跑的汤姆,他给它做了一顶小圣诞帽,显然小家伙并不喜欢就是了,怎么哄都不愿意好好让主人拍张照。
对于一个有三两天假期就打包行李飞外国谈恋爱的可怕人类而言,这完全算不上什么好吧。长久以来Kihong已经懒得对他这位病入膏肓的发小再评价什么了,现在他只想瘫在柔软舒适的长沙发里然后好好槽一下三个可怕的女人和广场外那个又土又蠢的吉祥物。
但鉴于浑身的汗,他决定偷偷坐一下小表妹的藤编秋千
“你不知道,广场那个什么沙雕大驼鹿,电视上看明明还好,亲眼看是真的蠢!而且今天它还不知道怎么掉了一个角,我回来的时候工作人员在那边接……”
另一边,与汤姆的斗争也弄得Dylan灰头土脸的,当然最后Thomas也是收到了照片的,一张戴着圣诞帽的幻影小蜥蜴,那已经是Dylan最大的努力了。他不禁对着屏幕笑起来,
那是圣诞节前夕的早晨,A国的天气却是糟糕的湿冷,灰蒙蒙的天带着湿腻的水雾,Thomas向来习惯这些,此时却觉得有些难以忍受了,躁动和压抑互相抗争着,兴致勃勃借位给他的巨蜥拍了一张圣诞照之后,又无比颓丧的将自己摔进布艺沙发。
毫无理由的情绪高涨和失落反复折磨着Thomas,沃尔夫蜷着腿窝在地毯上,看着主人来来回回已经很多次了,直到毛绒绒的灰耳朵捕捉到浴室里的锋利又混乱的奇怪声音才起身过去查看
洗手台的角落丢着的剪刀尚未合拢,长短不一的金色发丝由台上至地上混乱的散落着。沃尔夫站在浴室门前看着他的主人,抱着膝盖埋头蹲坐在地上,就那么一团,跟挨了打的小狼崽子一样,于是他上前,蹲坐在他身边,金发的青年顺势歪过脑袋轻轻靠在灰狼油亮蓬松的毛皮上
“沃尔夫,我这都在做什么呀...”
午夜到来前,Dylan将最后一条节日祝福发给了Thomas,明明心里想着很多话,编辑也编辑了许多回,最后发出去的,却也只有那短短的几个单词,
或许他也不会多留意,那样也就不会怪我了...
当Dylan洗完澡出来时,一条新消息突然撞进他的眼中,跟在那句“圣诞快乐,T”后面的“Dylan”
只有一个名字,发送于一分钟前,
“我在”
Dylan回复的飞快,但在他摁下发送键的同时,那条消息也撤回了
“Tommy”
“Tommy,我——”Dylan没有把这句话打完,其实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他只是...或许他只是想听听那个人的声音
于是电话拨通了
对方电话接的很快,却没有急着说话,略重但均匀的呼吸声,细细的风声和液体灌入喉间的响动混杂在一起,Dylan知道他又在喝酒了
问题不大,Thomas从来不会让自己喝得太醉,家里向外的窗户也大多不能开,这并不会造成什么危险,Dylan也终于稍放下悬着的心
“Tommy...”
正当Dylan酝酿着想对Thomas说点什么时,电话的那头传来一个响亮的嗝
“酒很难喝,大驼鹿也很丑...呃、忘记带伞了...呃、好吵啊真是的……呃、”
“Tommy,你出去了吗?你在哪里很吵?听得见我吗?Tommy、Tommy?你喝了多少酒啊”
“没晕!傻子!呃、没那么容...”
话没说完,噼里啪啦的响声倒是先传了过来,电话还通着,屏裂了,Dylan整颗心再次提了起来“Baby你到底在哪?”
Thomas拍拍衣服,捡起手机云淡风轻回了句“没事”,但Dylan可以肯定刚才听见了他用模糊的声音骂了句娘
“大驼鹿...你在M广场吗?你在——”
“嗯...”
“——那里对吧?”
“嗯...”
“确定是很丑的大驼鹿吗?”
“嗯...”
“没了一个角?”
“有角啦,歪的。我喝高还是你喝高?”
“等着我!”
Dylan没有结束通话,握着手机就冲了出去,牵过最近手的机车就开走了,走到一半才发现他也忘记带伞了,甚至忘记了要穿一件外套
夜里没有什么风,但雪花还是凉凉的飘着,落在Thomas的头顶,融进了他的发丝,手机里传来的风声令人莫名的安心,他喃喃道“我一直等着你,很久了...”
“什么??你说什么??等很久吗?马上到!马上!”
虽然被捕捉到了,虽然被曲解了意思,但Thomas还是感到开心,数月以来最令人快活的一个夜晚,就连身后吵闹的音乐和那些不用睡觉的年轻人都变得不那么难以忍受
他站在夜店长廊的入口处,高壮的保安斜睨着身旁薄薄一片的青年,目光从头扫到脚,又从脚扫了回去,落在他脸上
Thomas转过头暗暗翻了个白眼,把剩下的半瓶酒丢进垃圾桶,他已经懒得再解释任何和年龄有关的问题了
Dylan在离人十余米的时候慢下了慌乱奔走的脚步,在确定眼前的抱着围巾的男孩确实是Thomas之后,他才缓了缓呼吸向他走去
“我...我以为你会在大驼鹿下面”
厚重的大衣将Thomas的身体裹得严实,也让他看起来像个过冬的仓鼠,透着粉色的白皙脖颈裸露在冬日夜晚的微风中,隐有朦胧的热气散开
Thomas收紧了抱着围巾的手,抬起一头蓬乱的棕色短发,脸有些红,但目光还是清澈明亮的
“我才不会去吃雪花”
Dylan伸手轻轻摸上他的发丝,手指穿过男孩发间,Thomas抖了一下,但没有真的躲开。
“你染了头发...”
“傻透了,我知道,很傻...”就像你一样
Dylan当初像是狗啃过的发型,复制到了Thomas身上,非但没有让青年变得傻气,还意外的出现了诡异的幼齿萌感,加上Thomas本体自带的娃娃脸属性,凌晨在街头喝酒闲晃的大龄青年瞬间变成了走丢了的小男孩
流连于发间的手指即将顺势抚上男孩的脸侧,两人的距离也逐渐缩短直至额头相抵,吐息都足以相融。后方夜店保安投来摄像枪般的目光,长廊尽头三五人也抱成一团吵吵嚷嚷的走了过来
“好冷”Thomas缩了缩脖子,按开Dylan的肩膀,不自然的抵着喉咙咳嗽了一下。后者也不自觉的摸了一下鼻子,移开眼神,红润的脸色似是染上了对方的酒气,手却清醒的滑下外套扣住了男孩的手指。
入夜的大别墅没有开灯,陪同它今夜接待的的主人和客人们一同陷入梦乡。Dylan转头对Thomas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又借着屋外透进室内的路灯灯光,一路牵着他的手悄声走上大理石楼梯
Dylan将人带到房间后才悄悄松开了牵着对方的手,看着卷出了一个漩的被子和乱丢的衣服杂物,Dylan抓了抓头发,双手插进口袋里,抿着嘴显出一脸难为情的模样
“有、有点乱,这是我房间”
“今天来了不少客人,没有别的房间了,所以...”
“我可以睡地上”
“浴室在左手边”
“你可以先穿我的衣服”
“保证是新的”
“成交吗?”
Thomas坐在书桌的一角,抬眼看着Dylan紧张兮兮的样子,不发一言,微微笑着,丝毫不管眼前一句话都要卡成几段才能蹦出来的人忐忑的心情
“Tommy?”
“Deal”Thomas笑着回答,倾身在青年嘴角轻轻印下一个吻,越过当场石化的人径直朝浴室走过去
Dylan凝固着表情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又在Thomas坐过的桌角坐了好一会儿,心跳被浴室响起的水声冲得慌乱,良久才想起来自己忘了给人送衣服
抱着衣服推开门,温暖的水雾在空气中散开,Dylan本来是打算放完衣服就走的,但浴帘后隐约流出的棕黑色液体抓住了他的好奇心
当然,也可能不只有好奇
再次回想起来Dylan仍不知道自己那时是怎么走上前,怎么伸出手缓缓拉开了浴帘。
棕色顺着水流剥离开了青年的头发,显露出淡金的底色,Thomas抬起头,染脏的液体划过他的脸颊,泛红的脖颈和白皙的肩背,短暂的留下灰褐色的印子后消失无踪
蒙上水汽的纯黑双瞳望进Dylan的眼中,诉说着什么隐秘的欲望,带着谨慎,但更多的是不顾一切的期待
所以Dylan走进了水幕,顺着感觉捧起Thomas的脸吻了下去,带着几乎是本能的侵略性将他压在了浴室的墙上,淋浴喷头打湿了两人的身体,紧贴墙面的手指相互交缠紧扣...
Dylan醒过来的时候,Thomas正顶着一头蓬乱的金发趴在床上,环抱着枕头放空,Dylan的棉质T恤还算合身,锁骨间隐约露出昨夜的吻痕依旧令人想入非非
“Hey Baby”Dylan向Thomas伸出手,却被一巴掌拍回来
“噢现在我是Baby了吗?”
“你一直都是”
Thomas似是不满的嘀咕了一句“小男孩”倒是被Dylan听了个清楚,而后者对此反应也很快,毫无预兆的翻身摁倒了他的新男友,“需要再证明一次我已经长大了吗?”
话是问出来的,但Thomas给出回复之前就已经感受到了对方提前做好的决定,“如果我说不呢?”
“那我只能继续做梦了...”语毕他竟真的返身大瘫在床上,眼睛也跟着阖上。晌久,一个纤瘦身体悄悄滚入Dylan怀中,青年放松的将半身倚靠在男友身上,毛茸茸的脑袋也枕在对方肩头
“嘿...Dylan,你见过死人吗?”Thomas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他的表情,犹豫了一会儿才又躺回去,“不是电视上看的报道,也不是远远的路过,而是就在伸手就摸得到的距离...”
Dylan没有睁开眼,Thomas很少主动谈起他自己的事,关于混乱中的那几年更是绝口不提。Dylan也多少猜到了Thomas的自我封闭和当年发生的事有所关联,但如今已经无法挽回,他只能静静的听着,渐渐收紧怀抱,希望能给对方更多的温暖
“Baby,那已经过去很久了”
“那从未过去,对于我从来都没有。我保护不了所有人,保护不了任何人,甚至连我自己都保不住。”
“那就不要去考虑那些,那不是你的错。当他们挡在你身前的时候,他们已经做出了选择,无论结果是什么,都不是你能左右的”
怀中的人没有开口,但Dylan感觉得到他吞咽口水时喉头艰难的滑动和下颌轻微颤动的幅度。他抹开Thomas额间的碎发,低头轻吻而上“Baby...”
“Dylan...我和你,我们也不该发生的,如果你出现危险——”
Dylan松开Thomas,侧身而卧与他四目相视,拉开对方咬着指甲的手,指尖擦过他泛红的眼角
“我已经陷入险境了,你要离开我吗?”
“你会离开我吗?”
Thomas沉下目光,不明的情绪隐在淡色的睫毛之下,“不要”
青年翻身跨坐于他年轻的爱人之上,“我要你,Dylan,我爱你”
那是Thomas第一次表白内心,也是第一次主动的献上自己,每一个单词每一个发音都令Dylan该死的心动
Thomas为他脱光了最后一件衣服,Dylan也情不自禁抚上爱人纤细的腰
“Baby...”
情到浓时门外忽然响起Kihong毫不客气的拍门,“老铁!你还吃不吃早饭啊!”
“等、等等等!”
Dylan牵着Thomas心情愉快的出现在楼下众人面前的时候,Kihong差点一口牛奶喷了出来,可怜的牛奶盒则被一把捏爆
“卧槽!你们!”
正吃着早饭各位亲戚看着眼前白白软软的金发男孩倒是满脸写着八卦,一见Kihong的反应,更是各种蜜汁微笑此起彼伏
Thomas很少经历过这种场合,被一大家子人几十双眼睛一起注视着,一时捏紧了牵着自己的手指,Dylan也感受到了他的紧张,指腹轻轻划过对方的手背以作安抚,
“各位好,这是我男朋友,Thomas,Kihong也认识”
大家于是将目光转向今天抹了双倍发胶的Kihong
“Thomas什么时候来的、还有你、你你们什么时候...”
谈起这个问题Thomas自觉的把头埋在了Dylan后背,后者则是捂着嘴轻咳了一下,遮着口型朝Kihong无声的示意
“昨晚”
发小瞬间带起一脸冷漠,朝着Dylan竖起拇指,
“哥,你是真的牛批”

——————————

1.难吃的“AU系列”意味着“全是脑洞”
2.各种脑洞都长得可怕,不写肯定要凉
3.但文笔非常辣鸡,产出极其缓慢
4.所以只做记录,详略不定,相当于日常“记梗”

蟹蟹各位看到这里的小天使,废话写在这里是因为不想打扰大家吃粮(如果有人的话
不嫌弃粗粮的话以后我也会继续努力产的😃

评论(6)
热度(60)

© 这个东西超难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