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发自己喜欢的东西
有点洁癖,社恐

漫威【锤基 盾冬 贾尼 双豹】
王男【哈蛋】
小动物【暗巷组】
小迷宫【Newtmas】
TF【擎蜂 威红 千救】
RPS[桃包 Dylmas]

【Newtmas】返生01(abo惊悚)

钮祜禄 难吃出没

ABO大纲文警告
大量恐怖惊悚警告
三观摧毁警告
严重OOC警告

——————————

1.
故事发生在19世纪初一个封闭的海岛上。

岛上有森林,有溪流,天总是灰蒙蒙的阴沉着。
海岸线上有一个延伸出去的石崖,底下是黑蓝色的海水,海水底下掩藏着很多尖利的礁石,不少自杀的人的尸体残骸还卡在岩缝里,但海水把它们掩盖得很好。

从石崖往回看,稀疏的几棵树往后继续走就是一片小树林,它们并不茂盛,不开花,也没有果子,瘦瘦高高的,从树皮到枝叶都是棕黑和墨绿混杂的一片。

空气湿漉漉的发闷,雨夜的前兆。

穿过树林还要再走一段路,绕开荆棘林淌过溪水后就可以看到几幢连在一起的老建筑。呆板又严肃,成片的拱在一起,像东方的墓碑那样立着。这是一片古旧的带有明显宗教色彩的建筑,青苔和砂石的痕迹很多,看起来像是可以废弃了的地方,夜里又会亮起煤油灯和老式电灯土橘色的光亮。

这里住着一群立誓洁身奉主的虔诚的Beta。
从出生到死亡他们都要在这里度过,一生都要遵守戒规,克制自身的贪念与欲望。
他们并不抗拒外来客的造访,但对不同的性别也有相当明显的区别对待。他们尊敬但疏远排斥那些Alpha(一般是军队的军官或者商船的商贾,比较有强权有力量)但对Omega却极其的嫌恶痛恨,认为他们是不洁的放荡的。
Beta就不用说了。

这是海岛上唯一的一座修道院,也是唯一的一处建筑。

2.
传说中,一个怀孕的吉普赛Omega在这座海岛上住过一阵子,最后好像也没有离开,而是神秘的消失了。也有说那是修道院的Beta,和外来的军官私通,最后怀孕了,被秘密的处死。

可没有人找得到那个失踪的Omega或者Beta的尸体,也没有人找到传说成为了恶魔的那个腹中的死胎。

但是某一天,

两个贪玩又好奇的Beta意外的在地窖的杂物里找到了一本厚重的古书,黑胶纸重叠缠包了好几层,又有钢丝线圈封在上面。

打不开,就越是想打开。

“Arvin,我刚刚看到那边好像有个堆了很多工具的废桶,你帮我看看有没有钢丝剪。”
被唤作Arvin的少年翻了个白眼,“别把你哥哥当小弟使,Kev。”一阵翻箱倒柜后,少年终于找到了目标的工具。
“嘿!我还找到了小刀,要不要?”
“一起拿过来吧。”

有些生锈的钢丝剪用起来很是干涩,两个孩子合力猛轧下去才剪开那两道封圈,扒开外皮封层的时候,Kevin不小心被钢丝圈刮破了手指,深红的血滴砸落在了古书的封皮之上。

天阴沉沉的打了几个闪电,闷热的午后终于吹起了一阵风,只是对于秋末而言,却迎面带来一股森森的寒气。

几只乌鸦从黑树林里聒噪的飞了出来,树枝叶片摇曳相擦竟生出了剑刃相接的凛冽之感,Newt抬头望了一眼灰白的天,

大雨很快就要来了。

3.
Beta们不敢将书带回自己的房间,在地窖下提来了煤油灯,借着昏黄的光翻开了绘着羊头,眼睛和荆棘锁链的古书封皮。

扉页上有人用黑墨水工整的写着什么,但不是他们认得懂的字,也不如匆匆掠过的后页的图案有意思,于是他们就此翻过。

与此同时,几英里外穿行在黑树林的Newt心脏不安的窜动着,两手攥紧了肩上的麻布带子,背着小藤篓脚下飞快的跑了起来,鞋子踩过枯树叶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男孩抿紧了唇,心念着要快些绕过这片荆棘林。

古书的某一页上,图片染的很脏,几乎看不清上面是否有文字,也没有任何其他的注释,Kevin探手在书上摩挲着,分明感觉到了有些什么字母,眼睛分辨不清但深深的刻出了印记,于是他们又拿来纸笔,小心翼翼的将它誊抄下来。

双胞胎看着誊抄下来的字母面面相觑,具体还是不大清楚是什么意思,但——发音应该是...

4.
一阵狂风呼啸着卷起了黑树林的枯叶,Newt在溪流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溪水...怎么会...涨得这么高?

男孩心焦的望着对岸左右沿水走了几个来回也没有发现可以走的路。

只能穿过荆棘林了...

Newt收紧了背带,小心翼翼的走在前往荆棘林的路上。这是一条陌生的小道,往后就再没有路了,不过不至于走不了,只是要踩下不少的草叶植物,躲开带刺的枝干和藤条十分的麻烦,而且天色也渐渐的黑了。

他提心吊胆的走着,越走越慌不择路,脸颊脖颈手臂指尖被划出了一道道的伤痕。

终于他往前跑了起来,小藤篓被钩掉了,他只回头看了一眼便不敢再往后,抬手用力的拨开那些带刺的枝条,连滚带爬的穿行在灰黑的林间。

风从身后吹开,呼啸着劈开草丛穿破荆棘分出一条清晰的轨迹。

没有人。

那是什么追着他?

5.
脚下的土地变得松软塌陷,湿润的感觉渗进Newt的鞋子。
天色明亮起来,被荆棘林遮蔽的天空再次露出了脸,暗青的水草三两成丛游游的荡着,地变得泥泞,但好消息是他终于要穿出荆棘林了。

黑色的藤条挽住了Newt的脚,男孩噗通一声栽倒在水分充足的软陷的地上。返身一看,几条湿滑粘腻的荆棘藤从树上往下游走着,水蛇一般灵活的向着他陷进泥里的脚钻来。

粘腻湿润的黑藤顺着Newt细长的腿蜿蜒缠绕上去,绞碎了他的麻布裤子,触手一般沿着裸露白皙的大腿钻进了Newt棕色的外袍。

男孩哭喊着尖叫出了声,扭动身体试图奋力甩脱或者蹬开这漆黑恶心的藤条。
他扯开嗓子大声呼救,叫喊着同伴的名字、嬷嬷的名字,“任何人!谁都好!救救我!!”——他惊叫着,抓着棕黑的湿泥往前爬。

十数条枯藤从四面八方蛇行而出,绕过男孩挣扎的四肢关节渐渐缠密收紧,拉扯展开了他努力蜷起的身体。雨水点点砸落在少年脏污的小脸上,Newt红着眼眶伏在淹着薄薄一层浅水的黑泥上,身后蜿蜒前行的黑藤向着他衣袍下的阴影缓慢深入。

“救我、救救我...”
他皱紧了眉艰难啜泣着,脏污的黑水沾湿了他白净的大腿,藤刺擦出的红印和血痕热热的发疼。

6.
穿刺过身体的汹涌疼痛让Newt崩溃的哭喊尖叫起来,转头望见带刺的黑藤长驱直入钻进自己身体里的时候更是绝望得令他肝胆俱焚,极度的恐惧甚至削减了疼痛带来的折磨。
他以为自己已经力竭,逃无可逃的只能等待死亡,连哭泣的声音都变得细弱,反复思索又绝不甘心自己就死在这里。
男孩愤恨的咬起牙,攥紧了手中一握湿润的软土,不知哪来的力气支撑着,再一次奋力挣动起来。

Newt用力的拉扯开身上的枯枝老藤,拧着腕子钻开了一只手的桎梏,很快又解了其余的缠绕。
踉跄着爬起身没命的跑着,顾不得眼前的水洼泥泞再往下就是沼泽的事情,毫不犹豫的往水里淌去。

拨开水草杂藤,钻过倒插在水边的黑色枝干,他慌乱的前顾又回头,左右惶恐不安的警惕着,却不想水底的什么东西霎时勒紧了他的脚腕,倏的将他整个人拖入了齐胯高的水坑里。

浑浊的水底难以视物,但Newt还是看到了勒着自己脚腕的草藤。他拼劲全力去撕扯拉断它,近乎要窒息时才终于脱开束缚。
男孩猛地破开混沌冰凉的水,探头贪婪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心有余悸的抹过黏在额上的金发,转身的瞬间忽的被捧起脸吻了上去。

一个...一个男人...

光着身体的男人

嘴对着嘴向他喉里灌了什么液体

有些粘稠...

Newt迷糊的想着,头脑越来越混沌,昏昏沉沉的失去了意识。

-TBC-

评论(6)
热度(40)

© 这个东西超难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