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发自己喜欢的东西
有点洁癖,社恐

漫威【锤基 盾冬 贾尼 双豹】
王男【哈蛋】
小动物【暗巷组】
小迷宫【Newtmas】
TF【擎蜂 威红 千救】
RPS[桃包 Dylmas]

【Newtmas】返生03(abo惊悚)

很多穿插片段希望看着不是很乱

——————————

11.
Newt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怀的孕,也不知道这究竟是谁的孩子,唯一可想的就是他记忆断片的那天,荆棘林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畏惧着那个给他带来阴影的地方,可也不得不去面对,无论如何他不能放任肚子一天天的大下去,这个孩子来得太诡异了些。而如果他不能顺利杀掉这个孩子,那这个孩子就将成为他自己的坟墓——修道院不会放过他的。

说到底Newt还是个二十岁不到的青少年,又生长在这样封闭封建的环境下,他既没怀过孩子,也不知道怎样流掉它。

或许他该吃些什么药草或汤药,但他没这方面的知识,只能偶尔在工作间假意八卦一下与同行的Beta聊些外界传闻中Alpha和Omega的奇闻轶事,试着从里面套出些什么有用的方子。
没怎想真让他听到了。

可当他真的为自己弄来了这碗汤药时,却怎么也无法喝下去。
不是因为Newt不忍心,而是它不愿意死。
无论Newt喝多少,它都会让他尽数吐出来。

“你不是爱我吗?”
“为什么?”
“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不喜欢孩子?”
“我会带你走的。”
“不要让我失望。”

Thomas的声音在他脑海里盘桓回荡,引诱着他也折磨着他,犹如摆脱不掉的梦魇一般如影随形。

那时的Newt并不知道自己怀的是个什么邪物,但他可以确定的是那东西一定是Thomas带给他的。

原来亦真亦幻的东西并非全都是臆想。可Newt并不觉得自己有从前期盼的那么开心,他感到恐惧,感到害怕,无所遁形的暴露着,连头脑之中都不存在一丝的隐秘之地。

12.
梦境中,Newt也怀孕了。

他欢欣喜悦得不自知的掉泪。

一个并不才思敏捷,也没有绝色姿容的Beta,从爱上Thomas的那一刻Newt便忐忑着,一边是极乐的幸福,一边是卑微的忧虑。

他要拿什么东西才能留住他?
他有什么资本值得他将自己奉为珍宝?

Newt不懂Thomas为什么选择了自己,他忧心着,但心底的直觉叫他宁可不如问不去知道。只要自己变得美好起来,总有一天他会配得上Thomas心底的模样。

修道院的传说...
Newt渐渐的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梦,而是Thomas——这个邪物的起源。
“我不是喂小猫的修士,你也不是受伤的军官...这其实是你父母的故事对不对...”
“Thomas...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

13.
被处死的修士,成为恶魔的死胎。
他的Thomas,梦里腹中的孩子,Newt已经知道了他的结局。

Newt无言的看着自己欢欣雀跃激动流泪的模样,“他值得你这么珍惜吗?”男孩在心底轻叹着跟着湿了眼眶,这是他无力改变的事。
“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
但他依旧感到心痛,因为这就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

Newt和Thomas一起度过的时光太过短暂了,Thomas到底是外来客,仗着强权和身份在这里拖延的时日已经够久了。
Newt说,偷偷带我走好不好?
Thomas说,我不会忘记你的。

我不会忘记你...

那是什么意思。

不会忘记回来带我走?还是不会忘记这个冬天你在我这里索取够了快乐?

Newt望着等身镜中赤裸的自己,由上至下端详着,眨了眨通红的眼,低声自言自语道,“还是挺漂亮的对吗?”

他摸着腹部的温热,抿着唇笑起来,柔声说道,“很快、很快我们就能离开了...”

14.
Newt在凌晨安静的睁开眼,漆黑中慢慢的适应黑暗,抬手轻轻抚上自己的腹部,光滑的肚皮下包裹着一个生命,Newt自己的孩子...和Thomas的...

这会是一个怪物吗?

黑暗中男孩微笑起来,他发现自己其实并不介意这件事,因为那是他和Thomas的孩子,而他爱Thomas,这就够了。

Thomas和他的父亲不一样,他会很爱这个孩子,他重视它,所以绝对不会抛弃它。

手指游移在圆润隆起的小肚子上,Newt忽然觉得愉悦起来,整个人轻松得仿佛走在棉花糖云上。他抚摸着自己的身体,第一次有了作为母亲的真切的幸福感。

当他摸到自己嶙峋的肋骨时,又没来由的愤怒起来,他感到饥饿,也很应该感到饥饿,他应该将自己喂得饱饱的,他必须保证孩子不会饿着,无论它吸取的是他的营养还是他的血液。

夜里Newt赤着脚寻到了厨房,食柜里找到一盘半碗残羹冷炙便囫囵的吞吃起来,冷硬的食物擦得他的喉咙生疼,但他觉得满足,盈着泪水迫切的往自己嘴里塞满食物。

男孩努力的吞咽着,挤下的泪水却是往心里流去。他觉得委屈。可为什么要觉得委屈?他是这么的幸福...

这时,夜里起身上厕所的Kira正巧循着奇怪的声音来到厨房。

“Newt?”Beta少女扶着门框走近了些,眯着眼睛仔细辨认黑暗中的人,“Newt,真的是你——”

15.
“那些放着的都准备丢掉了,你干什么吃这些剩菜剩饭呀?”

“等等,你的肚子怎么这么胀?”

“我在问你话呢!说话呀!你是智障吗?”

黑暗中Newt出奇的没有了被发现的恐惧和羞耻,他只是看着Kira,呆愣愣的,听着她的声音,望着她的表情,忽然间那些他曾经成功无视掉的鄙夷和不屑变得非常的清晰,缓慢厚重的在他面前强调。

他终于感到不安,忧心的抚上自己的肚子,试图在与另一个生命相依偎的感知中获得一丝安慰。
但Kira说他的肚子胀了起来,她说里面装满了垃圾...

血溅起来的时候喷进了Newt的眼睛,他不适的眨了眨眼,未醒神似的懵了一会儿,他抬起举着刀的手用腕子擦了擦眉骨和眼尾,锋面的冷光映出可怖的淋漓血色。

未曾预料的残酷血腥吓得Newt陡然丢开了手里的刀,哆嗦着挪动身子一再后退,颤抖双手捂紧了嘴又被手里的腥锈气味惊得猛然放开。

涌流的黑红色血液倒灌入破开的喉管,少女仰面望着暗色的天花板,极端恐惧的瞪大了眼,双手无措的试图收紧自己穿透开裂的喉咙,嘴里断断续续的咯出血,挣扎着发出令Newt心慌不已的响动。

男孩上前捂住了她的嘴,“不要再出声了...”他哭着添上了另一只手,“我求求你、不要出声了...”

血流得明明很多,可她还在挣扎,还在抽动,这让Newt恐惧害怕之中又漫起了一股无名的怒火。

“死啊、为什么不死!”他捡起了刀,“你能不能快点死!”

直到Newt眼前涨满了一片粘稠血色,身前的人也不再有一分动弹,他才哭着丢开了刀,抖着手勉力抹开脸上浇红的颜色,最终也只是让它变得斑驳交错。Newt抱着膝埋头细声抽泣着,“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了...”

黑色的烟气从Newt周身渐散开来,藤蔓一般蜿蜒缠绕包裹着他的身体,像一个怀抱,像无言的亲吻,男孩痴痴的笑起来。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

16.
梦中他们依偎在狭小拥挤的淋浴间内,闷热的水汽将视野蒸腾得朦胧,Thomas从身后抱住了Newt,一手环在他光滑白皙的腹间,一手沿着腹股沟向下抚摸深入。他闭着眼埋首吻在Newt耳后和颈下的位置,吸纳着Beta颈间沐浴乳的香气。
“心不在焉?怎么了?”

Newt转头与他相视,交换了一个湿滑的吻后又若有所思的垂头,张口欲言又止于唇间,末了他将他的手掌移到自己腹上正中的位置,轻声对他开口,“你能感觉得到吗?”
Newt温柔的望着他,“这里...有一个小东西...”

Thomas轻咳了一声,偏头对上Newt的视线,“你打算怎么做。”

“我...生下来...”男孩小心翼翼的看着情人的脸色,“我想生下来...”

Thomas若有所思的轻点头,看起来并没有生气,可也不像是开心的表情,Newt忐忑的注视着他,而他最终也拉起了笑脸,“好呀,生下他。”男人对着怀中人白嫩的小脸亲了一口,释然又愉悦的笑起来,“我们就生下他,然后我带你们走。”

还好、还好...他是爱我的...我没有赌错...他是爱我的...

Newt难掩喜悦的绽开笑颜,侧身用力的吻上了他的Alpha,泪珠止不住的滚下来。

而他的Alpha也顺势将他掰正过身,拎起细瘦的手臂让他环上自己的双肩,抵着淋浴间厚实的隔板将他的腿抬了起来...

-TBC-

评论(12)
热度(31)

© 这个东西超难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