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发自己喜欢的东西
有点洁癖,社恐

漫威【锤基 盾冬 贾尼 双豹】
王男【哈蛋】
小动物【暗巷组】
小迷宫【Newtmas】
TF【擎蜂 威红 千救】
RPS[桃包 Dylmas]

【Newtmas】返生05(abo惊悚)

是轻微鬼玩人AU没错

写到05才想起来好像需要一点预警啥的,不过有没有好像都差不多?反正没啥人,写着自己玩

就这样

——————————

24.

Kevin仍埋头于古书的研究,这让Arvin觉得无趣,但他似乎确实有点什么发现,关于他们那天念出来的两行文字。经过艰难辨别后,可以最终确认的两个词汇一个是长生,一个是孩子,结合上猜测的部分,那段文字应该是一种祝福或者祈愿,那应该是好的。可末页符文图样的无端增长又让Kevin无法放下心中绷紧的弦。

他隐隐的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Newt的意外,Kira的失踪让他感觉不安,可Newt又回来了,这说明什么?难道真只是因为山林里天气不好而让他们接连遭遇意外吗?这个理由他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再次陷进死胡同的Kevin烦闷的搓了搓脸,无意中翻开书,才发现图样又增长了,这时那歪歪曲曲的纹路便连贯清晰了许多。

那并不只是符咒文字,而是刻印着符咒的扭曲变形的手,这是一张图的下半截。可怖的手从水底伸出,僵硬的高举着,掌心呈着什么弧形的东西,因为图案不完整所以目前还未可知。

捧着...弧形的...下部是弧形的东西...

婴孩...?孩子?

“不...这绝不可能是祝愿,这是献祭。”

新的Beta孩子...跟着物资一道送过来的孤儿...

几日前同Leslie的对话回响在耳际,Beta啪的重重合上书,匆匆拿过椅上挂着的披风,急忙忙往新院赶去。

25.
Kira失踪了约有一周,没人找到她,或是她的尸体,修士修女们私下里猜测她应该是死了,或许是失足从海涯上摔了下去,尸身卡在岩隙,又让海水卷走,也有可能是没住了。Beta们私下里讨论着,明里暗里已经流露出不大愿意去找寻失踪同伴的意味,嬷嬷们也看得明白,一道顺水推舟也就叫停了这事。

显然他们还要继续工作。

如此偏远海岛之上的修道院仅靠着直属教会每月一次的限额供给是远远不够的,但毕竟现今外界还称不上和平年代,什么多余要求都是奢侈,所以,为了必要的宗教生活不受影响,他们还有大把工作要忙。

规律的生活,机械的工作,麻木的祈祷,一天天,一遍遍,像极了他妈的囚犯,唯一不同的是,他们还要为之感到自豪。

Kira的痕迹就这么被抹去了,生活恢复了正常。

26.
一天早晨,嬷嬷们又带来一个消息,Newt也失踪了。她们在早餐过后,各位修士尚未着手收拾清洗自己的餐具前将他们留了下来,宣布了这个消息,而四天前Newt第一次缺席早餐的时候她们说,他得了怪病,正在接受医士的特殊照料,近期不能参与集体活动。

那么现在看起来有个身染异疾的病人跑了?

修士中间炸开了锅,大家纷纷猜测Newt是不是得了什么传染病,又有人提起来今早也没见Jean的事,猜想他可能也发生了什么与这怪病相关的意外。

一时间食堂炸开了锅的讨论起来。

“上次结队找寻Kira的时候他们就是排的一组,回来之后才几天,Newt就得了传染病,现在Jean也不见了,万一真是...”

“万一Kira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自——”

“有什么疑问早饭过后自己来找我说明。”Isabel嬷嬷沉下了脸,带着绝对权威的冷漠视线扫视过食堂内一众修士,阴恻恻的开口,“但现在,给我停止做那些愚蠢的,无益的假设,在找到Newt之前一切都还没有定论,如果我知道有谁再妄传谣言...”

Kevin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低埋着脑袋如同在场其他所有同伴一样展示出自己的服从,可Beta心中团起的疑云却无法逃过双生兄弟的眼睛。

Arvin低低嘁了一声,意料之中的引起了弟弟的注意。

“私奔”Arvin在弟弟摊开的手心写道,神情之中不无得意,“我亲眼看见的。”

“看见什么?”

左右观察过身旁没有看过来的可疑视线,Arvin贴身上前的同时探手在Kevin耳际拢起一道小小的壁障。

Kevin猛然睁大了双眼。

“Newt怀了他的狗杂种。”

27.
毫无征兆的心脏收紧惊醒了难能小憩的男孩,陌生的视角带着零碎的画面炸裂般快速闪现在Newt眼前,枯树叶、小松林、惊飞的乌鸦...

他剧烈的咳嗽着,一声比一声更凶狠更沉重,血色从干燥起皮的嘴唇缝隙渗出,夹在银丝般的唾液里垂落至冰冷湿润的地面,泪水顺着鲜红发痒的眼角向下滑,Newt却笑了起来。弯起眉眼漫开的诡异笑容将喉间的疼痛和瘙痒一齐化作了难以抑制的放肆的大笑。

覆盖着黑色粘稠流体的粗藤灵活的游动盘绕在浅水的湿地上,环绕包围着浑身赤裸的男孩,黑灰色的烟气绳索般松垮的套在他身上,烟气中凭空化出的黑色手掌摊开了Newt紧握的拳头。男孩渐渐止住了笑声,安静而空洞的望着上方的眼睛里盛着薄薄的一层水汽。

黑色的手轻轻扣住他的五指,“我错了...”少年低低的开口,而后眼神中涌现出的情绪却愈发强烈,一层层叠上来,胁迫他,淹没他,周遭的灰黑色烟气也随之收紧,再收紧。

Newt用力的回握住那只手。

灰黑色融进了他的身体里。

28.
雪花摇曳着飘落在白皙粉嫩的皮肤上,Newt面不改色的拾起Jean的长袍为自己披上。肥厚的云层缓慢移动着,月光穿过黑树林打落在湿软的地面上,斑驳的树影交错落在他的金发上。

锈迹斑斑的笨重铁锁被丢弃在门脚,Beta少女的发卡插在芯口,漆黑的身影悄无声息的绕过围栏,鬼魅般穿行在几幢建筑间。

褚红色水管半隐在枫藤盘踞的石砖墙面上,二楼走廊的尽头的窗户映出内侧方储物间的门。

黑暗中Newt顺着楼梯下楼,熟练的打开在前门侧边木制的双开扇小柜子,目光随着手指移动落到了第三排倒数第二个钥匙。

朦胧中Arvin感到躯干被什么东西压得喘不过气,Beta皱着眉不耐的睁开眼,窗帘不知被谁拉开了,月光斜斜投进来,温柔的夜色中Newt白净的侧脸闪着银辉,连带着他手上的短柄斧斧刃也泛着清光,男孩跪坐在同伴胸前与他相视,脸上挂着的微笑竟诡异的透出几分宁静的释然。

“晚安,Arv。”

29.
将要关上电梯时,那个军官挤了进来,站在了身穿长袍的修士身侧,拉上铁网门,他们并肩立着,电梯往下降时隔着铁板发出了呼噜噜的吵闹声响。

“吃掉它,”Thomas将一个小瓶子塞到Newt手里,掰过男孩的肩膀,“我会试着回来找你,我保证。”

男孩抬手望了望手中的药瓶,冷着眼色与男人对视,“你知道吗,我真的不意外。”

“听着,我没多少时间了,但我确实爱你,否则我也不会几次三番借口来见你。我知道在这里秘密怀孕可能会受到很严厉的惩罚,但事情出现了变故,不是这两三分钟就能解释清楚的,我只能说,让你继续呆在岛上对你我来说都是最好的。它会毁了我的、”Alpha犹豫着停顿了一下,“你只是要我不是吗?”

Thomas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轻捏在男孩单薄的肩膀上,“别的事情可以往后再谈,我只希望你能好过一点,它拖累的不只是我你知道吗?”

“看着我,听着,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没对别人说过这样的话,我爱你,真的。”

男孩出神的轻咬着下唇,牙齿细细的来回碾磨,若有所思的神色让人摸不清情绪。而后他细碎的点着头,“好...嗯、嗯...好,”棕黑色的眸子抬起来,“我要你,我只要你。”

Newt干脆的拧开盖子,轻敲小瓶落出四颗白色的药片,他不知道该吃多少,但多少又有什么区别。抬眼毫无掩饰的与他的情人对视,展开手心的药片示过后收拢五指仰头灌进了嘴里,喉咙艰难滚动着生噎下了什么东西。

良久,他颔首低回,无言的站在原地。

他的Alpha将他揽入怀中,他说爱他。

Newt面无表情的望着电梯的内壁,藏在手心的白色药片滑落滚入了电梯的缝隙。

评论(6)
热度(22)

© 这个东西超难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