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发自己喜欢的东西
有点洁癖,社恐

漫威【锤基 盾冬 贾尼 双豹】
王男【哈蛋】
小动物【暗巷组】
小迷宫【Newtmas】
TF【擎蜂 威红 千救】
RPS[桃包 Dylmas]

【Newtmas】未亡魂 上

给Dylan大宝贝的生贺,生日快乐啦啦啦!

期待以后接更多各有特色的角色,演员迪加油!


不是一个清凉的故事,又名《去他妈的人鬼殊途》


1.

      春后满花的梨树下,身穿蓝白色条纹衣衫的男孩威风凛凛的站在掉了漆的白木长凳上,洋洋得意的冲他的同伴比划,“要是我先结婚,你记得要来教堂踢我的门,大喊一声‘我不同意!’”

     棕发男孩抬头不解的看他,“为什么?”

    “笨蛋,当然是为了显得我行情很好啊!”

    “这样啊...”男孩若有所思的低下头,坐姿乖巧安分。见状,金发男孩又跳下椅子,双手拖起同伴的手将他从椅上拉起,

    “好Tommy,这多有趣啊!听我的,到时候你结婚我也一定去喊。”


    “那要是我只想和你结婚呢?”少年人面上的青涩稚气逐渐褪去,抬眼时已是男人深邃坚毅的目光。“Newt,你就没想过,要是我爱的是你呢。”

晨风吹得梨花簌簌,清甜的淡香在空气中弥散开,男孩对着他笑了,仍是记忆中旧时的模样。

Newt向前迈过一步,又是一步,直至他的赤足将要踩上男人的鞋尖时,他抬起手轻柔的抚过男人的脸,“Thomas...”

      男孩踮起脚尖,齿间吐息落在男人唇边

    “可是我已经死了啊...”



2.

      没有闹钟,没有人叫,醉酒夜醒全凭楼梯硌得难受,Thomas抓着扶手摇摇晃晃站起来,甩甩脑袋,回头一眼瞥去,大概知道自己喝完酒后又是什么爬行轨迹了,只唇上这腥锈的血味提醒他,几个小时前他还啃了地板。

      冰凉的冷水猛然这么冲下来是不太舒服,但对于醒神还是挺有用的,冷冽的感觉褪去后,颊上回泛起的微红又麻又刺,Thomas立于镜前,伸手抚过唇上的伤口,想起了即便在梦中也错失了的吻。

      医院的树早砍了,Newt也从未曾得知过自己的心意。算了。Thomas自嘲的摇摇头,梦不过是梦,半真半假,又有什么可纠结的。

收整完自己大概也要天明了,Thomas预估着自己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睡觉,虽然他并无倦意,但毕竟,结婚当天新郎气色太糟糕也不行。

      结婚。

      对呀,Thomas要结婚了。

      男人躺在雪白的被子上放空的望着天花板,侧过脸看了一眼那身剪裁贴合的西服,没带起任何情绪,回过头又双手交叠放在胸前,躺好。俨然一派可以盖棺下葬的庄重。

新娘是个性格直率的姑娘,识大体,才华长相也称得上出众,Thomas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选择自己,他没有真的了解过她的想法,但他们有着相似的无所谓,婚姻也不过是这样了。

      能够忍受彼此便罢了。

      Brenda是最好的选择。

      Thomas扬起嘴角,手掌隔着衣料盖在心脏的位置,Newt的心脏在里面跳动,那是他留给他最后的东西。



3.

    “Newt...我听见Jonathan和我爸爸说的话了。”Thomas红着鼻尖小心翼翼的看向好友。

金发男孩见他这样,心里也有些数,干脆利落的揽过Thomas,捏着他的肩膀安慰他

    “别怕我不嫌弃你。”

    “我是不是要死了?”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顿住,

    “告诉你个事”男孩笑得神秘兮兮的对他挤眉弄眼,待到Thomas懵懵的探过头来,才将声音压得极低在他耳边说道,“听他的话,我13个月前就嗝屁了。”

    “死就死,谁不会死?早晚的事罢了。”

    “呐,我现在跟你打个赌,将来我们两个,谁先死,另外一个就要穿上女装去对方的坟头跳大腿舞,怎样,敢不敢?”

      这样说着,脑海中忽然就有了画面,本来还撇着眉毛一脸丧气的Thomas没忍住笑了出来,胡乱的点头,“好。”

      久违的回忆被酒气熏蒸出来,清晰得一如昨日重现,他看见吊瓶里嘀嗒下坠的水珠,听见窗外风吹起梨树青叶沙沙作响的声音,却独独看不清Newt的模样。

      攥在手心的黑纱柔顺光滑,Thomas倚在墓碑前面色惨然的笑起来,Newt举行葬礼那天,他正是穿着这条纱裙去见他的。如今Thomas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将它带来,“我跳了舞,可是你呢...你会来吗?”

      火光之中黑影闪烁跳动,映在Thomas满面的汗与泪之上,明晃晃的。

    “你不会来了。”



4.

      来电提示,Thomas睁开眼,伸手准确的摸到了床头的手机,

    “好,我知道了,15分钟后。”

      其实Thomas并不抗拒结婚,没有Newt,谁都一样。只是他总会想起那段时光,那个男孩,总会遗憾,每每都让他胸口闷得喘不过气。

      难以忘怀。这大概就是初恋最可恨的地方了吧。



5.

      坐落于海崖之上的白教堂虽然小,却别致非常,在傍晚霞光的映照下有着最绮丽浪漫的景象,为了这片美景,新人们常常选在日落时分于此成婚,Thomas和Brenda也如此。虽然这并不是两人之中任何一个的主意,但紫橙色的斜阳透过制作精美的彩窗玻璃落入教堂中央的情景,确实还是美的。

      红毯从教堂外很远的地方铺过来,伴随着一路的香花彩灯和众人的祝福欢贺声,新娘走进教堂,按照仪式由神父证婚,新郎宣誓

      一整天应承下来,Thomas笑得都要算得上敬业了,只到此时,所有人都屏着呼吸等他宣誓的时刻,他才真正感到疲倦。男人抬起手拢齐四指,“用这只手,我将为你驱走不幸。”

      举起酒杯,“你的杯将永不干涸,因为我将是你幸福的源泉。”

      放下酒杯,拿起蜡烛,“用这蜡烛,”Thomas转头看向新娘,“我将为你在黑暗中引路。”

      场内所有的灯光渐渐黯淡下来,日暮的空气将白教堂笼在一片灰蓝色的阴霾之中,左右监场的工作人员迅速反应起来,但宾客中间仍有不少不满的窃语生起。这时候,教堂外几声突兀又响亮的鸦鸣吸引了不少人的回头,难以名状的神秘氛围之下,竟出奇的带来一片静寂。鬼雾从窗沿门隙肆意窜开,鞋跟落在地面敲出一响一顿的节奏,由远及近。

      Thomas在原地怔愣了一会儿,不敢置信的转过身,细长的白蜡烛在他手中烛光盈盈。雾中的人影逐渐清晰,身披黑纱的女人缓缓走进教堂,白皙的长腿于开岔的裙间若隐若现,黑纱之下的面庞看得不真切,依稀可见的是弯起红唇的嘴角和白净的肤色。他双手于腹前捧着一束蓝紫色的捧花来到新人面前。

    “我不同意。”


-TBC-


试图一发完但失败,我对不起国家和组织QAQ

评论(8)
热度(29)

© 这个东西超难吃 | Powered by LOFTER